骑士老板与特朗普大搞钱权交易,涉及几十亿美刀,詹皇跟他决裂并非"篮球原因"

2019-10-28 07:14:27 来源: 网易体育 举报
0
分享到:
T + -

对于篮球迷来说,丹-吉尔伯特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意义很简单。他是骑士老板,而且是不太给力的老板。留不住厄文也留不住勒布朗,9年前的“诅咒信”至今给他落下笑柄,骑士虽然最终圆了冠军梦,但勒布朗离开的同时,也彻底带走了骑士在这个联盟的存在感。

吉尔伯托  特朗普 勒布朗


骑士生涯奠定了勒布朗成为联盟第一人的基础,如今他年收入突破9000万美元,正稳步朝着十亿身家迈进。他的政治影响力越来越大,2016年在总统竞选活动中登台支持希拉里,如今加州州长也以做客他的综艺节目为荣。

但在吉尔伯特眼中,勒布朗的活跃,最多算是“小儿科”罢了。

过去十年骑士在NBA的起起伏伏,就跟那封诅咒信一样,远不能定义吉尔伯特这个人。

过去十年,吉尔伯特就跟勒布朗一样,打着“振兴家乡”的旗号,在底特律投资购买了超过100处不动产,以至于市中心直接被业内称作“吉尔伯特村”。

橙色部分全属于吉尔伯特资产


橙色部分全属于吉尔伯特资产

那么,吉尔伯特究竟是谁?

吉尔伯特出生于底特律一个犹太家庭,因为种族歧视,他儿时跟着家人移居到毗邻底特律的绍斯菲尔德,远离了黑人群体。

当时那里经济富庶,是全美最早出现大型购物商场的地区之一。1970年,绍斯菲尔德的常住人口里只有1%是黑人。

吉尔伯特所读的绍斯菲尔德-拉萨普高中是市里历史最悠久的公立中学之一,这所学校到1973年,只有1位黑人学生就读。(注:但如今时移势易,绍斯菲尔德常住人口已经是黑人为主,而这所高中更是接近95%的学生都是黑人。)

勒布朗说他高中时进入白人为主的天主教中学读书很不适应,因为他儿时根本不怎么接触白人,觉得白人都很坏;吉尔伯特应该跟他完全相反,儿时甚至可能都没怎么见过黑人。

高中毕业后,他顺利考上密歇根州立大学读本科,又在底特律韦恩州立法学院拿到法学博士学位,成功考取了密歇根州律师执照,大学时就已经成为一名注册房产经纪人。

这两份资质合在一起,在80年代的美国就是金饭碗的象征。

1985年,勒布朗还不满一岁而他的母亲格洛丽亚还未成年,吉尔伯特就跟弟弟加里创办金融公司,进军信贷领域,并大获成功。21世纪,这家公司改名为“速贷”——也就是骑士球馆的冠名来源。

2010年夏,在吉尔伯特因勒布朗转会而风度全失破口大骂的一个月之后,克利夫兰是众怒难平,但吉尔伯特已经转移了注意力,大张旗鼓将速贷公司的总部迁往家乡底特律。

在那之后的9年时间里,勒布朗拿了3个总冠军,而吉尔伯特为底特律带来超过1.7万份工作机会,总投资超过30亿美元,规划中的投资还有26亿。

《政治家》在评选全美最值得关注的市长榜单时,甚至把吉尔伯特囊括在内——他是唯一一位入选的非市长。

吉尔伯托  特朗普 勒布朗


勒布朗自称“国王”,但吉尔伯特可是底特律真正的“霸主”。他对市中心的投资开发,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,具体来说,就是一系列税收减免政策,甚至曾经以1美元的价格把一处资产出售给吉尔伯特的地产开发公司Bedrock。

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,勒布朗公开为希拉里站台。相反,吉尔伯特则成为了NBA里特朗普最大的支持者。速贷球馆承办了特朗普的竞选活动,速贷公司则为特朗普就职仪式提供了75万美元的赞助费。

2017年,媒体曝光伊万卡-特朗普造访底特律时,曾跟吉尔伯特一同出现在他名下的一幢大厦。2018年,吉尔伯特在白宫与特朗普共同见证了中期大选的结果,特朗普还称他是“一位好朋友”。

商人总要投机政治。那么,吉尔伯特为特朗普做了这么多,想得到怎样的回报?

* * * *

这就要从特朗普的税收政策说起。

2017年底,特朗普开始税改。新法案(TCJA)中的一项,是在全美各地建立“机会特区”,为投资特区的企业提供免税福利,以刺激当地经济发展。

按照法案规定,特区由美国财政部总揽规划,以当地收入为标准划分,照顾低收入社区。除了财政部之外,各州州长也可以指定四分之一的名额。

而涉及到地方政府指定,里面的文章就多了。

举一个比较明晰的例子。比如你是一位对冲基金经理,多年前成为谷歌公司的股东,你手里的股权已经增值10亿美元。如果你要卖掉股权,美国政府要针对资本增值的部分收取大笔税款,具体算来在2.4亿左右。

特朗普的机会特区,就会是你避税的完美名头。现在,你可以把卖掉股权后得到的10亿美元投进特区,这样一来,10亿资产换了个名头还在你手里,而未来几年你可以享受很大的税收优惠。同时,你在特区获得的资本增值部分,在10年时间里是完全免税的。

吉尔伯托  特朗普 勒布朗


今年4月,白宫官方这样描述机会特区的建设成果:“TCJA法案包括建设机会特区,这为我国的经济落后地区带来了大量投资,投资者因此得到了税收优惠政策……这一法案为美国经济带来了新的增长动力,把资本从海外吸回了美国。”

特朗普宣称:“我们所看到的效应,就是美国经济的奇迹。”

机会特区说是要给美国落后地区带来投资和发展,但先得益的,却是那群本就已经站在金字塔顶的阶层。

早期“动起来”的投资者中,有大量身价十亿以上的富豪,也包括特朗普家族成员。从前州长克里斯-克里斯蒂,到纽约地产大亨理查德-勒弗拉克,从特朗普女婿贾瑞德-库什纳到曾做过他白宫助理(其名下公司拥有81亿美元对冲基金)的安托尼-斯卡拉姆齐,人人都想分一杯羹。

吉尔伯托  特朗普 勒布朗


脸书的早期投资者肖恩-帕克是机会特区政策的主策划人之一。从2013年开始,他的政治说客就以“经济创新团队”的名义,开始在国会山积极游说。这一智囊团的支持者之一,正是吉尔伯特,他在2015年就进入了智囊团的“创始人圈子”。

帕克的提案在两党都有议员支持,等到2017年特朗普催促议会加紧讨论税改,帕克的设想终于得到了实现的机会。

光在2018年,财政部就批准了8800个机会特区,涉及总人口超过3000万。但这政策跟老百姓没多大关系——它只帮助有“可征税资本增值”的人减税,而根据根据美国国税局数据,有这类资本增值的人,仅占美国总人口的7%

这个政策,其实只面向华尔街的富豪,比如高盛集团(资产管理规模1.54万亿美元)、CIM集团(不动产规模近80亿美元,曾与特朗普和库什纳家族合作项目)。这些大财团已经推出了超过200支机会特区相关基金,集资总规模预计达到570亿美元。

大鱼在上面,下面的小虾也数不胜数。国王队老板亚历山大-巴瑟尔就是表达了投资意向的一员。

对于这样的现状,机会特区政策支持者说,高端项目投资进展最快,所以大家才看到这群“先富起来”的人。长远来看,机会特区带来的积极社会效应,肯定能辐射到低收入群体。

是有人这么相信。已经退役的橄榄球明星德里克-摩根就在社交网络上宣布他将投资他高中母校所在城市的机会特区,“我想为那些被忽视的群体创造更多机会。”

今年,在拉斯维加斯的年度投资者论坛上,最受富豪关注的议题之一也是机会特区政策。独行侠老板马克-库班也参与了斯卡拉姆齐的聚会,虽然斯卡拉姆齐已经不再做特朗普助理,但仍然能作为“中间人”,给大亨们传递机会特区的政策动向。

库班在接受采访时也说:“OZ(机会特区)现在可太红火了,我认识的所有投资人都掺合了一脚。”

* * * *

库班说他还没决定自己是否要带资入场。但那边厢的吉尔伯特,已经是底特律机会特区政策的最大受益人之一了。他对特朗普的投资,回报正在于此。

底特律市中心一共得到了三个机会特区名额,吉尔伯特入账的美金已经无法计数。获奖无数的独立媒体ProPublica近日推出调查报道,质疑吉尔伯特与底特律市政府之间的“黑幕交易”。

吉尔伯托  特朗普 勒布朗


精明如吉尔伯特,自然不会在没有政策扶持下盲目“实干”。速贷公司的说客杰瑞德-弗莱舍一直在积极参与市政府的机会特区规划工作,他的名字甚至出现在了相关部门的规划地图上。

早在2017年6月,吉尔伯特就此议题接触到了财政部长史蒂芬-梅努钦。去年11月,两人再次有过电话交流,等到12月,特朗普就正式签署了TCAJ法案。

到2018年2月,当密歇根州开始规划机会特区时,身居要职的经济发展部门官员克里斯汀-罗德尔就要求其同事致电速贷公司执行副总裁。

罗德尔在工作电邮中写道:“(速贷)跟白宫相关部门有合作,他们想保证跟我们的工作协调一致。”

不久,特朗普政府就宣布将对符合标准的特区候选名单进行修订。而在新版本里多出的特区之一,就是吉尔伯特位于底特律市中心的资产所在地。这一地区也根本不符合法案定下的收入标准。

(底特律市中心的康普斯马堤斯公园被规划为机会特区。画面正中的大通大厦,2011年被吉尔伯特收购。)


(底特律市中心的康普斯马堤斯公园被规划为机会特区。画面正中的大通大厦,2011年被吉尔伯特收购。)

几周后,底特律市长选定特区,市中心的三个名额都有吉尔伯特的资产,而其中一个地区(吉尔伯特拥有超过10幢大楼)的家庭收入中位数,比法案要求的收入数字高出1.5倍。

到4月,州政府就批文通过了底特律的新机会特区。但现在,穷人还没看到好处。他们看到的,是那么多机会特区被划在本就已经很发达的地方,比如北罗斯代尔公园社区,这里的家庭年收入中位数为7.3万美元(合约51.6万人民币),几乎是全市(2.6万)的三倍,但这儿却上了市政府的特区申请名单。

没人知道吉尔伯特借此又省又赚了多少钱,因为该法案没有强制公布数据的要求,而吉尔伯特的持股全由Bedrock管理,这可是妥妥的私企。

(2017年,吉尔伯特与底特律市长参加项目动工仪式。)


(2017年,吉尔伯特与底特律市长参加项目动工仪式。)

根据地产数据分析,机会特区里的资产是有很大增值空间的,重新开发的项目能获得13.5%的增长。而这就是吉尔伯特最擅长的生意。今年5月,他创办的杰克娱乐集团旗下的Jack Gaming才以10亿美元的价格卖掉了位于底特律的一家赌场,他在2013年收购时花了6亿。

吉尔伯特曾说:“要获得经济增长,我们就得不停开发。除此之外,别无他法。”

而在表面上,吉尔伯特仍刻意跟特朗普了保持距离。

他的帝国都在底特律,而这里大部分居民是黑人,2016年希拉里也在这里拿下了95%的支持率,特朗普只有3%(注:但特朗普最后仍然拿下了整个密歇根州)。

2017年他跟伊万卡会面被媒体曝光,还特地发声明澄清,说他的企业只是为了解联邦政策,而不是讨论大选政治的。

* * * *

在NBA,大部分球员富豪都是白手起家。勒布朗在好莱坞摸爬滚打多年才建起商业帝国,得到跟着大财团一起入股利物浦的机会。罗斯、安东尼这样的早早拿到顶薪的大牌,也扎根大城市炒房,名下拥有上百套公寓,已经算是经商成功的典范。

吉尔伯托  特朗普 勒布朗


但他们的能量就算加起来,可能也比不上吉尔伯特的起点——那是肤色和阶级制造出来的“不公正的伪竞争”,也是没有掌握足够信息、教育资本的人根本看不见的鸿沟。

或许从在2010年做出决定离开骑士的很久之前,勒布朗就已经意识到了这道鸿沟。后来,他果断选择与吉尔伯特泾渭分明,渐行渐远。

今年民主党初选,几位支持率高的候选人都把实现社会公正、减少贫富不均当作主要施政方向,而勒布朗目前还没有明确自己将为谁背书。

他究竟是想打倒吉尔伯特,还是取而代之成为吉尔伯特阶层的一员,我们大可拭目以待。

豆豆 本文来源:网易体育 作者:kewell 责任编辑:杨建坤_NS4215
分享到:
跟贴0
参与0
发贴
为您推荐
  • 推荐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时尚
  • 科技
  • 军事
  • 汽车
+ 加载更多新闻
×

想重塑知识体系,这套书足矣

热点新闻

态度原创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
皇冠即时走地